<form id="jjvlf"><nobr id="jjvlf"><progress id="jjvlf"></progress></nobr></form>

    <address id="jjvlf"><nobr id="jjvlf"><meter id="jjvlf"></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jjvlf"></address>

      <span id="jjvlf"></span>

    <ruby id="jjvlf"><menuitem id="jjvlf"></menuitem></ruby>

    產品目錄
    日本集成電路的*后希望:索尼半導體

    日本集成電路的*后希望:索尼半導體

    日期:2020-06-03 03:47
    瀏覽次數:797
    摘要:日本集成電路的*后希望:索尼半導體


       不禁讓人想驚嘆:“索尼半導體的時代已經到來,創造了世界**臺真正的晶體管收音機(Transistor Radio)的索尼DNA果然還是在半導體領域,這幾年來預計要投資2兆多日元(約人民幣1,200億元),應該會一躍成為日本半導體的領頭羊!索尼*擅長的CMOSComplementary Metal Oxide Semiconductor) 圖像傳感器(Image Sensor)應該會帶動光敏二極管(Photodiode)、光電耦合器(Photo Coupler)、微控制器(Microcontroller)、存儲(Memory)等元件的銷售,情況非同一般啊!” 

        說出以上這段話的是證券界的某位分析師。的確,索尼的圖像處理芯片——CMOS圖像傳感器已經以優良的優勢位居世界首位,2018年占據全球51%的份額(51%是全球銷售額占比,出自Techno Systems Research)。  

    監控攝像頭和車載的龐大需求  

       據說中國向社會信用系統投資了20兆日元(約人民幣12,000億元),其核心就是推進在國內范圍內引進攝像頭監控網絡。據說,目前約有1億臺左右的監控攝像頭,今后要增加到6億臺,而且大部分都采用了索尼的CMOS圖像傳感器。雖然用于智能手機的圖像傳感器的發展趨勢在下降,但是隨著向優異產品的轉型,搭載3個傳感器的產品在逐漸增多,這也成了推動索尼發展的一股“順風”。  

        在車載方面,索尼的技術也優良是出類拔萃的。按照索尼技術水平做到的產品具有1億像素、耐高溫達到150度、搭載DRAM、高精細且超高速、不存在任何LED信號閃爍,這應該是三星、Omnivision(美商半導體公司,中文名豪威科技)望塵莫及的。如果是Level 4以上的無人駕駛,一輛汽車要安裝19CMOS圖像傳感器,暫且估計每年無人駕駛汽車的出貨數量為1億輛,可以預測,幾乎霸占車載市場的索尼半導體的業績應該會直線上升的。  

    確定實施合計為2兆多日元(約人民幣1,200億元)的設備投資  

        在*近2-3年里索尼斷然進行了6,000億日元(約人民幣360億元)的大型投資, 300mm晶圓迄今為止的10萬片產能要提高到13萬片以上,以日本山形科技工廠的設備擴張為核心,長崎、熊本工廠等產能也逐步提高。而且,也委托UMCUMC Electronics Co., Ltd.,聯電)旗下的原富士通·三重工廠(Foundry,芯片生產廠家)進行生產。  

        索尼的下一步就是以車載為中心,把晶圓的產能提到高20萬片,這至少需要12,000億日元(約人民幣720億元)的投資,*終合計為超過2兆日元的設備投資,首先這一點是肯定沒錯的。肯定要布局新的大型工廠,日本國內各都道府縣的負責招商引資的相關人員應該會開始活躍起來了。 

     對其他半導體元件銷售額的貢獻  

             CMOS圖像傳感器集成了光敏二極管(Photodiode)、光電耦合器(Photo Coupler)、微控制器(Microcontroller)、存儲(Memory)等很多半導體元件,索尼一直在從外部采購其自身不生產的元件。比方說,從東芝采購光電耦合器,從鎂光(Micron Technology, Inc)采購DRAM。不過,前段時間索尼在其集團內部新設立了存儲業務部,開始著手電阻式隨機存取存儲器——ReRAM的開發。當前陷于經營困境的瑞薩電子的微處理器今后也許會采用索尼的ReRAM,也期待索尼今后正式委托東芝進行生產memory存儲器。  

         在東芝前途渺茫,瑞薩動蕩不安的今日,索尼半導體可謂是日本半導體業界的“導彈頭”了,也許會成為真正的救世主。而且,重點是,供不應求的CMOS圖像傳感器和價格驟降的memory不一樣,CMOS的價格約為1.7美金/個(約人民幣11.5元,1,300萬像素),而且這一年來完全沒有降價。  

        日本半導體現狀  

            IHS Markit于日前公布了2018年第四季度全球半導體企業排行,此次,根據對IHS Markit采訪,獲悉了2018年日本主要半導體企業的排名。據數字顯示,2018年日本半導體企業整體的銷售額比2017年增加了4.7%,達到442億美金(約人民幣3,006億元)的規模,帶動這一增長的是位于1的東芝Memory(以下簡稱東芝存儲)。東芝存儲2018年的銷售額為1058,800萬美金(約人民幣720億元),比2017年增加了18.7%,是日本國內10中唯壹達到兩位數增長率的企業。另外,在10中負增長的企業有四家,分別是,第二位的瑞薩電子、第五位的東芝、第六位的日亞科學、第九位的松下。    

         日本本土半導體銷售排名  東芝存儲的銷售額占據了日本半導體整體的25%左右,但是,在20188月東芝存儲出售給了日美韓企業聯合,不再是東芝的合并決算企業,成了沒有義務提交有價證券報告書的非上市企業。因此,關于東芝存儲的銷售額統計,各家市場調查公司的統計都有相當大的差距,根據IHS Markit的調查來看,東芝存儲全球排名第七(僅在2018年第四季度,由于存儲半導體泡沫破滅的影響,排名降到了第九);根據Gartner的調查來看,東芝存儲跌破了前10(第12位)。根據IHS Markit的調查,Western Digital(西部數據,與東芝存儲均攤四日市的設備投資,是東芝存儲的業務伙伴)在2018年整年的銷售額比2017年增加了2.2%,增加至84億美金(約人民幣571億元),全球排行第12位。  

        排名第二的瑞薩電子,由于沒有受到存儲半導體泡沫的恩惠,而且由于微處理器等產品在庫數量不斷上升的影響,情況不容樂觀,2018年銷售額比2017年減少了3.1%,減少至67700萬美金(約人民幣456億元)。瑞薩電子雖然收購了美國的Intersil,與其說收購后并未產生明顯效果,不如說瑞薩電子自身銷售的減少似乎是抵消了收購Intersil產生的效果。瑞薩電子為了削減庫存,日本國內9家工廠計劃*長停產2個月,極有可能影響2019年的業績。  排名第三的是Sony Semiconductor Solutions Corporation,它的CMOS Image Sensor(圖像傳感器)位居世界首位,雖然由于智能手機市場的低迷,市場狀況不佳,2018年卻比2017年增加了1.2%,增加至661,300萬美金(約人民幣450億元)。  

        索尼還在為將來的業務而繼續投資,如果快的話,很有可能在今年內超過瑞薩電子,成為日本半導體企業的第二位。  順便說一下,前三名企業的銷售額占據了日本整體的一半以上(54%),排名第三的Sony Semiconductor Solutions Corporation與第四位的羅姆相比,銷售額是后者的2倍多,可以說這三家公司構成了日本半導體的 Group(頂尖小組)。  此外,排名第5的是東芝的半導體事業(即東芝Device & Storage,不包括東芝Memory),其次是日亞化學、三菱電機、三墾電氣、松下、Socionext。關于松下,統計的是集團內部的Automotive & Industrial Systems Company(其子公司是Panasonic Semiconductor Solutions)開展的各類半導體業務。  這些 10企業的總銷售額比去年增加了4.8%,增加至3689,900萬美金(約人民幣2,509億元),占據了日本半導體企業整體銷售額的83.5%。與全球半導體市場相對照來看,全球5的公司占據了50%的市場,全球Top10的公司占據了60%左右的市場份額,因此可以看出“寡頭壟斷”正在進一步發展。  

        另外,日本的使用150mm(或者更小口徑)晶圓的Fab工廠是全球*多的,同時,眾所周知近10年來關閉Fab工廠*多的國家也是日本,很多日本半導體廠商無法發揮規模利益(Scale Merit),而且日本也沒有培養出可以實現快速增長的Fabless(IC設計公司),因此,與全球半導體企業相比,日本的半導體企業增長率比較低。  結語  《日經中文網》早前一篇文章里提到,據ICInsights的報告顯示,1990年日本企業所占的全球份額達到49%,但到2017年則僅有7%。而在美國咨詢公司Gartner發布的2018世界前10大半導體企業中,竟已經沒有了日本企業的身影。由此可見日本半導體產業已開始放緩,而造成這樣的原因有四個方面:  

    .不恰當的組織和戰略 

    日本的半導體企業一開始大多只是綜合電子企業下的子部門,但隨著業務逐漸擴大,半導體企業在需要迅速做出決斷時,往往都被綜合型業務的組織策略拖累了經營速度,這種業務孵化的機制成了日本半導體產業發展的枷鎖。  從組織型態來看,綜合性企業在投資決斷經常要慢上幾步,規模也小,缺乏對外界變化的應對能力,當競爭逐漸變得激烈的時候,容易被對手甩開。  

    二、經營者的素質問題 日本爾必達存儲器的前社長坂本幸雄指出,半導體作為全球化的產業經常需要企業的一把手到世界各地開始談判業務。企業的經營者們必須擁有足夠的能力和人脈,才能帶領企業走向世界,不斷發展。而日本這樣的人才少之又少,通常企業的經營者們只將關注點放在與國內企業間的競爭當中。  

    三、閉門造車 東京理科大學研究生院教授若林秀樹表示,日本企業由于畏難情緒,拒絕收購,只拘泥于自主技術研發,這導致了在新方面沒有足夠的競爭力。  以高通為例,作為以知識產權為根本的“無廠企業”,高通通過收購初創企業來擴大知識產權。構建出嚴密的磚利策略后,再將豐富的技術新能力轉化為市場競爭優勢,借助知識產權來獲得市場優越地位。這種通過知識產權來創造價值的思想,是日本企業所缺乏的,閉門造車亦是日本半導體產業放緩的重要原因之一。  

    四、偏重技術、輕視營銷 業內人士曾指出,隨著競爭規則發生改變,市場已不再是僅憑著微弱的技術優越就能取勝,戰略性與客戶合作拓展用途、創造需求變得愈發的重要。  然而,日本企業對于外在變化比較遲鈍,雖然推出過一些官民共同的技術開發項目,但未能對日本的半導體再次崛起做出貢獻,因為半導體行業競爭的重心已經偏向營銷,而不再是技術。  但索尼在*近幾年的異軍突起,又給了日本半導體業者新的希望,希望這也將成為他們的指引。


    粵公網安備 44030902000284號

    安徽快三